一段情,孽.{Part4}

拿起外套,在她冷冷的目光中,走出家門,頭也不回的走出家門.
也許她很生氣吧,也罷,就讓她生氣吧,我已經麻木了...
那個公車亭,那個背影,走過去,拍拍她的肩膀..
"我來了,你怎麼又一個人跑出來?"
"跟家裏人鬧翻了唄,沒地方去了,昨天那個該死的男人有了新歡!"她的聲音帶著些悲傷,我隨即被感染.
"說吧,今晚準備幹嘛?我奉陪!"拋掉剛剛被感染上的悲傷,帶著一絲豪氣對她說.
"看樣子,大叔好像也不開心,咱去喝酒吧,誰先倒下誰是烏龜.~"小丫頭深深的看著我,那眼神,仿佛要看穿我.
沒說話,也許是心虛吧,拉起丫頭的手,往酒吧方向走去.
"大叔,能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嗎?"丫頭端著啤酒杯,一臉好奇的對我說.
聽著丫頭的問題,搖搖頭,把杯子裏的酒一口喝光."再來一杯!"對著服務員叫道.
"算了,大叔不講就算了,那我把我的故事講給你聽好不好?"丫頭見我沒理,隨即對我講起她的故事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原來,她的故事是如此的悲傷,當我聽完後,看向丫頭的眼神已經從之前的遊戲變為同情,繼而變為心痛.
丫頭抬起頭,喝完杯中酒,在酒吧混亂的燈光中,臉上帶著淚水.
"別喝了,早點回家吧."我壓住她拿向酒杯的手,眼睛注視著她的臉.
"大叔,我給你吧,好不?"丫頭的眼神絲毫沒有躲避我的眼神,同樣注視著我的眼睛..還有幾滴眼淚滑落....
============充滿禾口言皆內容的分割線===============
以下內容有禾口言皆內容,請未成年人注意啦,就在下一篇,對,下一篇我會放在後臺,擇日公佈!!!
玩笑而已,對於激情,我一直沒有下過功夫去了解,所以對這種事情的文字表達會有問題.
不知道為什麼,寫著寫著就寫到了這種禾口言皆的地方,我沒有構思過,甚至連提綱都沒有,一直都是想到什麼就寫下,直到有一天我腦袋裏的文字完全消失...

最近的生活是如此的無奈,我們都很無奈.
在哈林的那首{葉子}中,聽出了哈林的心傷,同樣,回過頭看看自己的文字,看出了自己的無奈...
OK,這首{葉子}大家就聽聽吧,歡迎指教...

叶子 - 庾澄庆--:-- / 04:07
(*+﹏+*)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